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羞言怩语羞怩眼

如果你是石头,就做磁石;如果你是草,就做含羞草;如果你是人,就做意中人。

 
 
 

日志

 
 

娄向丽:心中有幅美丽的草原图画(转帖)  

2011-06-09 22:56:06|  分类: 性情中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娄向丽:心中有幅美丽的草原图画
2009-06-01 14:57:00 来源: 北方新报(内蒙古)    文/首席记者张泊寒

“文革”开始,娄向丽的大学梦破灭。父母被打倒,她报名插队,因是黑帮子女,四处碰壁。

  娄向丽选调当工人,军代表作梗,幸遇父亲当年一起工作的老同志拍板。被推荐上大学,市里不批准,学院再三为她“使劲儿”。

  时光荏苒,割不断草原亲情。在草原上和牧民一起唱歌的情景,让娄向丽至今难以忘怀……

  大学梦灰飞烟灭

  娄向丽打得一手好球。当年世乒赛,男运动员屡屡夺冠,但是“沾女的边就输”。为此,国家从娃娃抓起,努力培养女运动员。娄向丽赶上了那个年代。

  1964年,天津市代表队参加全国少年乒乓球比赛,获得了团体亚军、单打冠军,单打季军的好成绩。中学生娄向丽不仅是团体亚军的主力,还获得了单打季军。赛后,王任重接见并为她们颁奖。

  “我那时候奔着上军医大学呀之类的,家里也不让干这个(乒乓球运动员),觉着还得上大学。”娄向丽说。

  1966年,娄向丽在天津20中读高二。一些军事院校提前招生,学校有人暗示三好学生、团干部娄向丽,问她有没有想法。

  “那时候都已经有些(上大学的)苗头了,但随着‘文革’运动爆发,都灰飞烟灭了。”娄向丽说。

  娄向丽的父亲娄凝先1928年参加革命,1936年入党,在山西做地下工作时,因叛徒出卖被捕,被判12年徒刑。在监狱里,他参加过三次绝食斗争,“七七”事变后国内形势变化被提前释放。娄凝先曾创办报纸宣传抗日,后到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工作,担任过边区政府秘书长和晋察冀日报副主编等职。解放战争时期到天津做地下工作。解放后,娄凝先历任天津市人民政府办公厅主任、副秘书长、秘书长、副市长。1964年调到南开大学。

  “文革”中,南开大学失去矜持和冷静,“卫东红卫兵”疯狂揪斗副校长娄凝先,莫须有的罪名是“叛徒”,而且帽子越戴越多。

  娄向丽的母亲是著名作家袁静,当年写出了《刘巧儿告状》、《新儿女英雄传》、《淮上人家》、《红色交通线》等一批脍炙人口的作品。“文革”中袁静被江青点名,属于在劫难逃,“永世不得翻身”一类。

  因为家庭出身,娄向丽和哥哥弟弟妹妹就成了黑帮子女。

  1968年,上山下乡运动一开始,因为政审严格,娄向丽不敢奢望去当兵团战士。

  “我们好多同学报名去牧区插队,我也想去牧区,觉得内蒙古草原挺浪漫的。”娄向丽想到牧区插队,还有一个原因,她听说牧区生活条件好一些,可以养活自己,“当时我家里一点儿指望也没有,父母的工资被扣,只给生活费。而且是在校给10块钱生活费。一出校门马上就停。那时亲戚朋友不敢来往,你也不敢去指望人家。”

  娄向丽在校报名,想到四子王旗插队。

  “政审通不过,尤其我母亲还有海外关系,怕你投敌叛国,就不让去。”四子王旗是反修前线,学校拒绝了娄向丽,把她分到去武川插队的一拨学生里。

  “你们给我们的黑帮子女太多了。”武川县来接知青的人发现20中的学生中不少是黑帮子女,非常不满。

  “最后把我退回来了,不接收。当时我就觉得,连插队也没人要,太令人沮丧了。”娄向丽说。

  在16中读书的妹妹报名插队,学校批准,9月3日去了四子王旗。娄向丽看到了一线希望,她找到了四子王旗来接知青的干部老孟。

  “咱们不是有政策吗,兄弟姐妹可以在一块插队,我妹妹去了,我是不是也能跟着去。”娄向丽忐忑不安地问老孟。

  老孟答应了。

  “是他改变了我的命运,不然我去不了牧区。”娄向丽至今感激老孟,可惜多年来一直寻找不到他的去向。

  父亲坦然面对女儿远行,“就像他们当年参加革命到外头闯荡去一样”。娄向丽受父亲影响,走时一滴泪也没掉。

  “到那儿好好学蒙古语,尊重少数民族习惯,搞好民族团结……”9月10日,19岁的娄向丽出发,父亲被关在牛棚里,是一伙朋友为她送行,但父亲的话她记着。

  “我家最倒霉的时候,一个人在一个地方,6个人在6个地方。”娄向丽说。

  草原上的动人歌声

  乌兰察布盟四子王旗红格尔公社乌布力乌素大队。

  中秋节,晚上。

  娄向丽在丹克尔牧业点放羊,住在蒙古包里。老额吉亲切地为娄向丽取了个蒙古族名字——乌兰其其格。

  “每逢佳节倍思亲”,娄向丽默默地坐在蒙古包外的土墩上,举目凝望明月,陷入对父母的深切思念中……

  草原寂静,娄向丽不知不觉轻轻地哼起一支小时候常唱的歌儿。

  “乌兰其其格姐姐,你唱得真好听!”小巴特尔跑来,“教教我行吗?”“你教我一支蒙文歌好吗?”娄向丽也问。

  月色下,娄向丽学会了第一首蒙古语歌曲:“草原上马儿千万匹,最骏的有一匹……”

  “多美的月夜!这里草绿花香,这里辽阔静谧,没有喧嚣狂乱的游行批判,没有铺天盖地的大字报大标语。世外桃源般的环境和优美动听的歌声,终于驱散了思亲的忧愁和悲伤。从此,月夜、草原、歌声,像一幅美丽的图画深深地印入了我心中。”娄向丽在一篇回忆文章里写道。

  “挖肃”运动使人们闭上了嘴巴,草原上很少能听到歌声了。

  忽然,一个营盘传来了歌声,套马手、马倌、羊倌们围坐一圈。

  “你们唱的什么歌儿?”娄向丽问。

  他们面面相觑,沉默着。

  “《嘎达梅林》。”半天,才有一个小伙子回答。

  当时,《嘎达梅林》被扣上“民族分裂”的帽子,是禁歌。

  “教教我好吗?”娄向丽微微一笑,坐下说。

  一句话冰消雪融。

  “南方飞来的小鸿雁啊,不落长江不起飞,要说那起义的嘎达梅林,是为了蒙族人民的土地……”牧民引吭高歌。

  “这个月夜以后,这些蒙古族老乡对我更亲切,更热情。我们的心,贴得紧了。”娄向丽说。

  马倌交格德尔是乌布力乌素大队的风流人物。他不仅套马技术纯熟,还是乌布力乌素的“名歌手”。当年,娄向丽向他学过好几首蒙古族民歌。

  开始交格德尔很谨慎,只教娄向丽唱《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等歌曲。

  有一次,娄向丽鼓起勇气,请求交格德尔教她《嘎达梅林》。

  “他当时沉默了一瞬,锐利的眼光扫视了我一下,随即温和地笑了。他不但教了我唱蒙古语的《嘎达梅林》,还教给我唱《敖包相会》等。我教他唱汉语的《牧羊曲》、《五哥放羊》等,这都是当年犯忌的歌儿。”娄向丽回忆。

  娄向丽是知青中第一个学会唱蒙古语歌曲的,小有名气。每逢走到一个牧业点,总有热情善唱的牧民邀她唱歌。

  如今,娄向丽还常常情不自禁地唱起草原民歌……

  一波三折选调

  1970年,“乒乓球外交”开展后,国球运动蓬勃发展起来。

  “我因为小时候有打乒乓球这个特长,在这种大形势下,被发现了。本来我没指望再拿球拍,我一个小羊倌,在草原上放羊的。没想到一个通知,让我到旗里参加选拔赛去。”娄向丽说,后来才知道,是老孟在旗里推荐了她。

  乌兰察布盟要举行乒乓球比赛,旗里组织代表队参赛。牧民不会打乒乓球,旗里从知青中选拔选手,点名让娄向丽去。

  比赛中,四子王旗代表队成绩不错。

  自治区准备恢复乒乓球队,体委的人找比赛成绩突出的娄向丽,想招收她当专业运动员。

  “我们家是当权派……”娄向丽说。

  “叛徒特务。”采访中,娄向丽的爱人于铁丘接过话茬。

  “我还不乐意这样说自己,我还没说那么难听,我就告诉他我们家是当权派,他们马上明白了,不再打我这个牌了,不找我了。”娄向丽情不自禁笑了。

  1971年9月,娄向丽到了集宁集训,备战自治区乒乓球比赛。

  比赛日期临近,突然有通知,自治区比赛取消,集训队解散。

  娄向丽回到大队。知青们猜测,一定是出了大事儿!牧民听收音机,蒙古国广播节目中说,有架中国飞机落在他们那里了。

  隔了一段时间,娄向丽才知道比赛之所以取消是因为发生了震惊中外的“9.13事件”。

  放牧的娄向丽想不到,天上真的会掉馅饼。

  呼和浩特铁路局集宁分局到旗里选调工人,指名道姓给娄向丽一个指标。

  “参加盟乒乓球比赛和备战自治区比赛集训,这样不就有一个被人知道的机会嘛。知青选调,我属于你表现再好也不可能有你的那种,政审绝对过不了。但是,因为我出来打过球,所以集宁分局工会的人就知道我了。”娄向丽说。

  集宁分局点名选调娄向丽,驻分局的军代表却一口否决,理由是“她家里是黑帮”,有特长也不能要。

  工会的人惜才,情急之下汇报给分局革委会副主任李平。李平一听准备选调的是姓娄的天津知青,不由详细询问起来。

  “你爸爸是不是娄凝先?”工会的人跑来问娄向丽,得到肯定回答舒了一口气,“那就有希望了,这个老干部说他认识你爸,给你爸当过警卫员。”

  娄向丽并不知情。她被领到李平的办公室。

  “你爸是不是娄凝先?”李平问。

  “是。”

  “是不是在晋察冀工作过?”李平又问。

  “在晋察冀工作过。”

  “我也在晋察冀工作过。”李平笑了。

  原来,娄凝先担任晋察冀边区政府秘书长期间,李平在晋察冀政府做通讯工作。边区政府由国民党、共产党和民主人士组成,李平看不惯国民党的作风,跟国民党的头儿不和。精兵简政时,李平将被精简。娄凝先同情他“回家没有吃穿”,给他调动了工作。娄凝先改变了李平的命运,使他继续留在了革命队伍里。

  解放后,李平担任呼和浩特铁路局副局长,“文革”中被打倒。重新分配工作时,他担任了集宁分局革委会副主任。

  在李平的帮助下,娄向丽顺利地到了集宁分局工作。

  唯一指标上大学

  当年,娄向丽在机务段做学徒工。

  1973年,大学恢复招生。

  “想上大学也不会有我的份儿,但有那么一点儿希望,小三门开始招生了,我在天津乒乓界还是有点儿名气的,许多人都知道。”娄向丽心里七上八下。

  “文革”中被打倒的天津市体委主任复出,担任了天津体育学院院长,他和娄向丽当年的教练都愿意帮助她回天津上大学。

  “按政审我不够推荐(条件),人家(天津)要我就因为有特长。”娄向丽说。

  “一个重要因素,当时招生有一个‘可教育好的子女’名额,你如果没有这个政策,再有特长也不可能上天津体育学院。”于铁丘补充说。

  “但是也得说你在单位表现好不好,表现好才能推荐,我走到哪儿表现都是好的。我们车间工人都对我特别好,推荐这一关倒是没问题。”娄向丽说。

  “很多事情很巧,(你是)漏网之鱼。”于铁丘开玩笑说。

  “凤毛麟角,漏网之鱼,非常不容易的。前几年上大学没有文化考试,只要过了推荐关就可以上去了。1973年开始恢复文化考试,我还参加了文化考试,在我们集宁分局推荐的人里头考得还是不错的。”娄向丽感叹。

  “她呀,回来并不想上体育学院。年龄比较大,家里觉得应该学一些实际的学问,她虽然考得好,别的学校上不去,还只能靠特长上体育学院。她的考分能上天津大学。”于铁丘为爱人惋惜。

  张铁生的一张白卷,文化成绩被否定了。

  “本来政审就过不去,文化不算数了,更考虑不到你这儿。上体院有人给使劲儿,就这个我还过不了关哪。”娄向丽说。

  9月,被招收的考生都到校报到了,娄向丽迟迟没有接到录取通知书。

  体育学院向市里打报告,以“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名额招收娄向丽,但未获批准。

  天津体育学院继续找市里,问“可教育好的子女”政策兑现不兑现,如果兑现就招收娄向丽。否则等于这个政策没兑现。

  “那是真给我使劲儿,我才上了大学。”娄向丽说,“即使这种情况下,上体育学院并不是我的梦想,我觉着能回天津来,不是我想上的大学好歹也是一个大学,在当时环境下,这是我最好地选择了。”

  10月,娄向丽进入天津体育学院运动系,学习乒乓球专业。

  “‘文革’当中你学什么,什么也不让你正规学。”娄向丽是“社来社去”学生,毕业还得回内蒙古,当时她还不知道。

  娄向丽留在天津唯一的可能就是留校任教,学校愿意留她,也再次报到了市里,但市里不再批了。

  “既然让我回去就彻底‘社来社去’,回去还有铁路的优势。如果到哪个旗县去,还不如在铁路上呢。”1976年,娄向丽又回到集宁分局,还在机务段工作。

  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

  “那个时候不知道是好事坏事,我玩命上体育学院,当时还觉得挺幸运,到恢复高考才知道,工农兵学员不能参加考试了。”娄向丽说。

  难忘草原

  1978年,娄向丽调回天津,在铁路系统工作直至退休。

  娄向丽和于铁丘都喜欢写作,系天津市作家协会会员。他们以自己的成长经历为素材,历时10年创作出版了长篇小说《写不尽的岁月》,引起广大读者尤其是知青们的共鸣。

  在四子王旗,有一片郁郁葱葱的“知青林”,这是5年前天津知青捐种的,表达了他们对第二故乡的眷恋。娄向丽就是当年捐种“知青林”的主要发起人之一。

  娄向丽的思绪常常脱缰,回到魂牵梦绕的草原上。

  一天夜晚,集合号吹响了,知青和牧民参加战备训练,还在队部参加政治学习。

  政治学习中,大队干部挨个问出身。

  “你什么出身?父母是干什么的”有人问到娄向丽。

  “在那种年代,我保护不了自己。任何人不管有意无意,随时都可以一把撕开另一些人心上的伤口,使它流血。”娄向丽回忆,当时她低头不语。

  牧民没有听到回答,都在看着娄向丽。

  “一会儿,他们似乎明白了,随即转了话题。那些牧民还是很纯洁,就不再逼我非要问出一个……当时也是很刺激人的吧。”娄向丽说。

  娄向丽溜下炕,悄悄走到寒冷的月下,她紧咬着牙,无泪。

  散会了,牧民聚在一起唱歌儿。

  “乌兰其其格,快来,该你唱了。”一个牧民出来喊娄向丽。

  “等于我还是个人,还没有被打到另册。”娄向丽心里一热。

  “得心应手的套马杆子,是来自家乡的柳林。鬃毛秀丽的海骝马,是来自公社的畜群。万紫千红的大草原,是牧马人的摇篮……”娄向丽放开歌喉。

  “岁月的流逝没有冲淡我们和蒙古族乡亲的情谊,这段情谊作为一种人生的财富永远留在我们心间。”娄向丽深情地说。

  本期人物

  娄向丽

  籍贯

  天津

  插队地点

  乌兰察布

  主要事迹

  回报草原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