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羞言怩语羞怩眼

如果你是石头,就做磁石;如果你是草,就做含羞草;如果你是人,就做意中人。

 
 
 

日志

 
 

法硕舌败铁老大  

2009-11-30 21:28:58|  分类: 有法有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月中旬,我们一行四人——检察官、法官各两位,前往某大学参加了在职法律硕士的论文答辩。在通过了紧张的答辩、只待来日收取法律硕士证书之后,我们这几位准法硕马不停蹄地踏上了归程。

火车票是委托当地一家宾馆代购的,被一致公认细心的我负责保管车票。我岂敢辜负大家的信任,取票的时候,一一数了下确认是四张,然后单独放在钱包一侧以便不与其他票混淆。

进站了,走在最前面的魏检察官大喊:“要检票,把票拿来!”我挟带着一丝可以转移责任的私心,立即拿出四张票递到她手上。检好票,我们上了火车。按惯例,卧铺是要用车票换铺位卡的,乘务员前来换票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魏检察官的手上只剩下了三张票。

另一张票去了哪里?

我成了最初的被怀疑对象,她们要求我一遍又一遍地检查钱包。我钱包里来来回回的火车票确实不少,都是粉红底黑字长得差不多模样,被心急火燎的她们一次次冒认。我虽然可以确认这四张待用的票是单独放在外面一侧的,但还是很仔细地配合着她们的心情,把里面的所有票都过了两遍筛。终于,她们断了我漏拿出一张票的指望。幸好,离开车时间还早,魏检察官下火车从检票口到火车沿途寻找了两遍,但无功而返。

这一张票到底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什么环节丢失的呢?魏检察官回忆着,她从我手上接过放在一起的票之后,一并交给了检票员;检票员咔嚓一声给统一剪个M形小口,又递回给魏检察官;魏检察官手上抓着票,率领着我们上了火车。

短短的几分钟时间,一张票魔术般地不见了。乘务员明确告知:“你们必须重新买一张票!”

啊?!我们明明买过票,而且是检票后上车的,凭什么要我们再花二遍钱啊?一张铺位卖两次钱,这不是明显的不当得利吗?我们七嘴八舌地说着,乘务员说不过我们,只好发狠说:“马上让列车长来找你们!”

这时还发生了个有趣而尴尬的小插曲。手上的票是13号、15号和16号,我们想当然地以为一定是14号票不见了!当我们正分析着,要不就是检票员少还给我们一张,要不就是在从检票口到火车车厢的路上丢了,一位中年男子上了本车厢,并向乘务员换取14号的铺位卡。说时迟那时快,我们的肖法官冲到他面前,严肃地问:“你这张票哪里来的?”男子先是一怔,随即明白了什么,大声地说:“我偷来的!”哈!只有刚好需要乘这趟车并且刚好还没有买票并且刚好没有检票混进了站并且刚好捡到了地下的那张票并且刚好胆大到不怕被识破的人才敢坦然上车,肖法官实在是找票心急了!

魏检察官忙着电话联系代购票的宾馆,宾馆确认还有一张票是17号。而火车开动后, 17号也确实是一张空铺。用法言法语来说,是所有证据形成了一个证据链,证实我们买了票,是17号铺位的合法使用权人。但乘务员才不和我们讲什么法,又来了几回,催促补票,我们依然没有轻易答应。不谈我们本来就是帮助人民群众维权的法官、检察官,至少也要对得起即将戴上的法学硕士帽啊!

乘务员终于不再来了,但她口口声声说的列车长却迟迟未到。暂时的真空状态没有让我们感到丝毫安逸,反而增添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失重感。我们知道这事情不可能就这样简单结束,我们甚至有点焦急地等待着“战斗”的开始。

直到列车广播员宣布“进入晚间行车时段”,也就是即将熄灯前夕,我们等待但并不期待的人终于来了,而且要么不来一来来俩,列车长旁边紧紧跟着一位男性乘警——敢情不把我们当阶级敌人,至少也是社会不安定分子了。

虽然我们的生花妙舌把不当得利说、证据链说、知情说云云演绎得天衣无缝,可人家列车长根本不屑往里面插根针或者泼点水。她直截了当地说:“我承认你们是买了票,这张铺位就是你们的,但是,你们现在拿不出这张票就得补票。”“你们必须补票!”乘警像传声筒一样附和着。那声势,让我感觉他的手插在腰上,随时准备拔手枪出来。

白天奔波了一天,我们真地已经很累,但这件事情没有解决,也就只能硬撑着。秦检察官终于熬不住了,先自躺上铺休息,可她哪张铺位不好躺,不偏不倚上了那个17号铺位,分明在“示威”嘛。这下可捅了马蜂窝,眼尖的列车长立即丢下站着的我们,跑到17号铺位前大声吆喝着:“你下来!你不能睡!这张铺位不是你的!” 乘警如影随形地紧跟着她囔囔着:“你下来!你不能睡这张铺!”他们的声音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大有不把秦检察官掀下床不罢休之势。最后,秦检察官不得不“乖乖”地在他们的睽睽四目下离开了铺位。

我们的争执声自然传遍了整个车厢,绝大部分人已经上铺准备就寝,一开始还兴致勃勃地从铺位上向这边努力探出上身,看寂寞旅途中难得的西洋景,偶尔有人帮我们说话。随着“战斗”的延续和持久不息,看客逐渐厌倦了,并想起来早就应该是睡眠时间了。有位男士走过来问票价多少钱,说:“我们帮你们把票钱出了吧,这样吵得大家都睡不好觉。” 肖法官立即严词拒绝了,说:“我们不是为了钱,我们自己有钱。你们出了票钱,我们也不会感谢你们的。”对!肖法官说出了我们四位法律人士的心声,我们不是为了钱,我们只是为了维护自己作为普通老百姓的权益。也许我们的想法太幼稚,但不碰一下石头,怎么可以算合格的鸡蛋?

虽然我们拒绝了其他旅客的“好意”,但并不笨的我们也听出了人家的弦外之音,我们干扰了他人的休息。此时,我们也悟到了列车长选择熄灯时间才来的“险恶用心”,显然她是“被维权”次数多了,总结出最佳实战时间了。让你背着影响大家睡眠的包袱,让你受到良心的谴责,看你能坚持到几时?!是维护自己小团体的利益,还是尊重大部分人的休息权?我们很快有了自己的选择。一直自认是责任者的魏检察官轻声对列车长说:“我和你们去补票吧!” 我们另外三人谁也没有阻拦,静静地默认了。秦检察官问:“要不要让他们写张说明?” 肖法官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苦笑了一声:“算了,还当真为了几百元钱回去打官司?”

次日,我们三个人分别付给魏检察官四分之一票款,算是集体承担了“失败”的后果。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